食物箴言──思想与食物
2020-05-29

    

耿一伟│艺术的重量 开幕现场表演 2015

食物箴言──思想与食物

2015-03-18|撰文者:林怡秀

一个民族的命运取决于其饮用的食物以及进食量的多寡。穀类创造出艺术的民族,蒸馏酒则毁灭了印第安人。对我而言,俄罗斯是个建筑在酒精上的独裁国家,谁又知道西班牙民族的堕落是否和过度食用巧克力有关连呢?

—巴尔札克(Honoré de Balzac),《论现代兴奋剂》(Traite des excitants modernes)

美术馆廊厅上摆开了一张西式长餐桌,上头铺满葡萄酒、糕点、甜甜圈、义大利麵、水果、奶茶、康宝汤罐,桌旁插着一盆罂粟,桌前坐着穿着浴袍的大鬍子男子……让人想起格林纳威(Peter Greenaway)的电影作品《厨师大盗、他的太太、他的情人》(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中的盛宴场景。表演之前,艺术家站上体重计秤了秤自己的体重,然后回到座位上开始进食,过程中,两侧的电视随着〈波丽露〉乐曲的节奏即时侧录放映着这场像是一个人的大胃王比赛,表演结束在一场大吃大喝之后,艺术家回来计算增加的体重,在餐巾纸上写下:「艺术的重量0.6kg」。

序幕:取自食物的场景

上述是耿一伟于「食物箴言:思想与食物」的表演,在开幕前宣告着一场艺术盛宴即将开始,这600公克的重量记录了一场演出的时间与过程,而隐身在场景之中的线索(与展场内作品相呼应的食材;以食物为题的古典画册;丹麦导演莱斯(Jørgen Leth)1981年完成的作品《取自美国的六十六个场景》 (66 Scenes from America) 〈沃荷吃汉堡〉 (eating a hamburger)等),则反映着食物与艺术史、社会史之间,长久以来始终紧密的关係。如策展人萧淑文在论述中所提及的巴尔札克,他在《论现代兴奋剂》中所论及人类的生产力和改变人类生命力的饮食之间的关係,蒸馏酒、咖啡与巧克力,饮食的状态表现了时代的特质,而其中的社会性和物质性更诉出人类意识的纠葛。在艺术形象上的援引则有如17世纪常以食物为题材的荷兰静物画名家克拉斯(Pieter Claesz),她认为「在克拉斯的画中,刻意用素朴的单色调与细微的光线来克制食物奢华的质感,过剩的食物体现介于物质与精神两个世界的象徵形象:既指涉稍纵即逝的物质性,也暗示着其无法泯灭的精神性」。在食物脱出维持生命所需的纯粹任务时,某种具备了心理、生理、自我概念、阶级、信仰、价值观等它种关係也同时浮现。萧淑文说「食物箴言:思想与食物」这个充满诱惑的展览,除了感官经验之外,更希望藉由食物所产生的距离引出思想,以展览所设计出如剧场般的八个场景去铺陈生活、文化、消费等种种题目。

信仰、慾望

「食物箴言」自台北市立美术馆一楼大厅张恩满与半路咖啡的《半路夜食谱》开始,萧淑文强调此次展览乍看之下虽充斥着鲜豔诱人的气味与色彩,但展览的破题便是有意识地透过以国家独立为信念的社群形貌,进行对于社会、环境状态的反刍。在现场供人自由索取的食谱中,指出了数个具有独立精神与强调劳动及尊重土地的团体,食谱在此成为传达不同主厨信念的介面。走入展场后,李明学镶在墙面上的巨大《甜甜圈》,放大了慾望的视觉感,李明学认为,做为食物的甜甜圈无法提供身体足够的饱足,但却能满足心理、引发噬食的慾望,细看两组甜甜圈装置,满布其上的彩色巧克力米实为许多小人模型,既如甜食包围感官,又如慾望使人沉浸之感。一旁何采柔的《记忆过曝》,则是改变了水果原本的物质状态,涂装着豔丽指甲油的双手轻而易举地将之撕揉分解,在汁液淋漓的画面中表现出慾望过度后的暴力情境。展场中另穿插有数组王德瑜的声响作品《No.78》,在充斥食物气味、色泽的展览中,传出各种带有戏谑感的饱嗝声音,以生理现象隐隐回应着其他展出作品所诉诸的慾望状态。

文化、记忆

「食物是一种记忆。食物回到生活,除了味觉生理诱发我们选择食物的味蕾,是被某种强烈情感所驱使,在某种距离中被陈述出来。食物加入记忆的元素所呈现的脉络,才能完整,才具有意义」。策展人也在展览中指出了食物与记忆的关係,食物继承了不同文化与记忆的结构,而味觉诱发记忆的过程,正如被引用不倦的那块玛德莲娜蛋糕与缎花茶。在维也纳中餐厅里长大的杨俊,于作品《饮、食、艺术、生意》中以空间与食物连结日常,也在其作品脉络也不断回溯着自己的成长记忆,「通过食物的味道,具有一种明确的感觉,让我们的情感被唤醒,不论是感伤或冷漠、欢愉或痛苦」。汤皇珍与剧场导演谢东宁则是利用四个文本与四场演出(做一道千层麵),由哲学角度的概念不断解构、重组食物之下的思想疆域。

关係、堕落

「食物描述了最複杂的东西:在同一个仪式中,爱与恨、诚敬与蔑视同时并存」,在展场空间的几处折点上,策展人放入了以「关係」为分类的作品。位于中庭廊道前的伪巧克力商店,是涂维政的《情人节快乐》,经常被用来做为爱情隐喻的巧克力,在此却被塑造成军事武器的形状,涂维政表示他试图在这件作品中思考中华民国的处境,商店两侧的武器造型分别来自台湾与中国,而在现实中,这两国的武器来源又分别购自美国、法国、英国等,在糖衣的包装下,这些国家的关係到底是情人或仅只于利益交换?在展览动线结束前,袁广鸣那张精心布置,在看似平静之下却不停以声响打破沉默的餐桌《预言》,一方面洩漏出人与人之间趋于停格的关係,一方面也回到艺术家所说,禅的自我训练方法:在震惊状态下方可感知心的位置。在这张长桌旁,郭文泰摄影作品《食战》中的食物则利用以食材交战后的场景,进入到人的内心层次并将真实情感藉由食物加以视觉化。

在《论现代兴奋剂》中,巴尔札克谈到菸草,他说:「人类怎幺也没想过当烟囱也可带来快感。」亢奋、麻痺、着魔、停顿,这是林其蔚在创作《灵芝仙草绘》时的体验。而在展场中成片绽放的罂粟花海来自陈慧峤之手,她以一床洁白的婴儿车对应于生长于麦田中的豔红罂粟,在《罂粟花》手册中,艺术家也彙整了自神话、占星学、古老传说与炼金术中,对此植物的描述与发展脉络,这种带有窒息诱惑,邪恶与魔力并存的矛盾体,象徵着某种引领人走向美的追求与自我毁灭的路径。近年来开始书写故事的黄博志,此次也为展览撰写了短篇小说〈蛋白质男孩〉,并在展场中飘散着食用漂白水与石楠树的气味,用以具体化小说中关于精液气味的描述,以及故事中关于迷恋性,人与食物之间交互餵养的过程。

知识、消费

在圣经中,苹果又被称为知识之果,在张晖明的录像作品《苹果树》里,以三种不同物质呈现苹果的形而上概念,表明物质与抽象概念皆在人的意念中启动思想。邵乐人则结合了网路社群与骚莎舞运动,将食物与生理健康的知识融入一般生活,并进一步发展出「骚莎人生-骚莎人生活指南应用软体」APP软体供免费下载。法国美食家萨瓦兰(Brillat Savarin)宣称「饮食习惯表现一个世代的特性」,在廖堉安的作品中便是由他发展许久的鸟人符号,嘲讽当下对健康饮食方式的讚扬,这个世代,健康饮食成为生活指南,「低脂、高纤、有机」成了许多食品的最大卖点,这样的知识论结构造成了一种过度控制或放纵的方式,同时也成为这个世代的饮食特徵。「消费」是对于物质原欲追求的最基本手段,在王俊杰的《十三日羊肉小馒头》中,艺术家将象徵古代皇族饮食的宫廷料理,以现代所熟悉的电视购物概念引入中产阶级式的消费市场中,而林明弘带有古意的摊车《又甜又凉》,却贩卖着跨越国界的咖啡与甜点,这个在当下日常中不断被常民渴求的饮食组合。最后,刘信佑的黑白摄影《超级市场》脱离了一般对于表现食物必须鲜豔新鲜的印象,他以静止的影像记录下蔬果逐渐腐败的过程,同时也是对于当代资本主义下市场供需链的直接批判。

(文刊载于第270期典藏今艺术)

REFERENCE

典藏艺术网
第270期典藏今艺术电子杂誌试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