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世代不出走,机械业家族传承成惯例
2020-07-08

    年轻世代不出走,机械业家族传承成惯例

传统产业不仅面临转型升级挑战,许多企业更苦于找不到接班人,辛苦打拚的江山无从交付;然而,这些困境不曾在机械业发生,上银、友嘉、程泰、东台、台中精机等企业,均可看到二代、三代面孔。

9 月中旬在德国汉诺威举行的欧洲工具机展(EMO),不乏有企业大家长带着二代接班儿女穿梭会场,争取订单画面。

一棒接一棒、代代传承,上银集团总裁卓永财率领上银董事长卓文恒、副董事长卓秀瑜及执行副总经理游凯胜等二代接班人全员到齐;友嘉集团总裁朱志洋与女儿朱姵颖也一起现身。

台湾引兴董事长王庆华的女儿原本多半隐身幕后,在公司协助贸易业务,这次也难得与爸爸一同到德国参展,父女同台拚事业。

早期经济起飞的时代,台湾许多中小企业主奉行「爱拚才会赢」精神,一卡皮箱走遍天下,不少隐形冠军就此诞生,也在国际间打响台湾製造业的名号。

随着南征北讨的第一代创办人白髮渐生,逐渐壮大的企业也面临交棒问题,不过新世代年轻人从小与网路、手机为伍,电商、金融科技等前景看好的领域,似乎更具吸引力;传统产业的困境不只在于二代不愿接班,人才难寻更是一大隐忧。

不过,传产的低迷氛围并未扩及机械业,大大小小的业界场合,都可以看到中生代、新生代的脸孔。传动元件大厂上银今年正式启动二代接班,新任董事长由创办人卓永财的长子卓文恒接棒,卓永财则转任上银集团总裁兼上银荣誉董事长。

而上银集团旗下大银微系统于第三季兴柜转上市,上银集团总裁兼大银微系统董事长卓永财也在 9 月 3 日,与二女儿大银副董事长卓秀瑜、二女婿大银执行副总经理游凯胜一同出席上市前记者会,当天除了公司营运展望,这幅「我的家庭真美满」画面,也成为场内温馨花絮。

此外,东台集团几年前就启动三代接班布局,老字号工具机大厂、台中精机董事长黄明和是二代接班,他的儿女、女婿都已在公司服务,并以新生代的活力,替公司带来新气象。

「这在我们产业很普遍啦!」台湾机械工业公会理事长柯拔希笑说,台湾机械业发展早,不只二代接班,很多企业甚至三代、四代也已进入公司,大家都有意识地很早开始培养下一代,「接班问题在我们这行业,很小很小」。

柯拔希接着表示,机械业是老产业,但很愿意给年轻人机会,以机械公会为例,70 岁以上不任理监事是不成文的默契,「挪出位置给年轻人」,现在最年轻的理监事仅 30 多岁,也是企业二代。

偏好家族传承?企业大老说事出必有因

《中央社》记者询问,为什幺机械业大多是家族传承?柯拔希解释,接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果家里有这个想法,大多从孩子学生时期,就会带到工厂熟悉环境,大一点后,开始让他们在工厂打工,从小耳濡目染,接班也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

卓永财则说,机械业偏好家族传承,主因是机械业普遍规模不大,也不像电子产业,多是标準产品、组装,经理人从 A 换成 B,不会差多少,但机械业需要长久时间、经验的累积,「大家会问为什幺要给儿子、女儿,专业经理人如果不做了,谁来收拾摊子?」

台湾引兴董事长王庆华认为,一来是台湾民情风俗、经营管理思维确实不如国外成熟,二来是机械业的产业特性,除了企业规模较小,系统建置没有大集团完善,导致专业经理人进来后,可能忙着救火,或因对产业背景不熟,难以发挥太大效果。

若以金融业与机械业对比,王庆华说,金融业的主管机关监督严格,且金融体系内规、制度缜密,这样的系统运作之下,就很适合专业经理人发挥所长。

家族接班非儿戏,一代二代人人有责

除了现实考量,基于情感因素,多数企业老闆还是希望一手打下的江山,能够传承给儿女,但如何让接班人扛得起责任,就考验企业家父母的智慧。

「企业二代表面上看起来是含着金汤匙,实际上压力很大」,王庆华说,许多企业二代不敢接班,是不知道从何接起,爸爸这幺厉害,还做得这幺辛苦,年轻人一张白纸,接掌公司要磨练多久?

王庆华表示,要交棒的企业一代也有责任,应该先改革内部问题,让二代能安心接班;公司体质不好,二代不想做会退缩,想做会改革,但年轻人接班至少 30 岁,若把最青春的 10 年花在改革,40 岁才开始对外发展,「中国 40 岁的 CEO,都已经很强了」。

基于这样的体悟,王庆华是「精实管理」的忠实信徒,最为人称道的是,伸缩护罩投料到产出成品的时间只要 30 分钟,而且做到完全「零成品库存」,「没库存」比「有库存」的出货速度更快;台湾引兴不仅是台湾的隐形冠军,伸缩护罩产量更是全球第一大,把德国、日本、南韩、中国厂商远远甩在后头。

王庆华笑说,透过精实管理建立一套有效系统,生产效率、竞争力提高后,公司前景看好,二代接班意愿也会提升,其实是一环扣一环。

除了强化公司体质,接班人教育也得从小做起。王庆华从儿子国中时,就带他到工厂熟悉产业样貌,大学暑假也安排至德国合作伙伴的工厂实习,如今儿子大学刚毕业,已经明确表态未来打算接班。

卓永财则说,除了接触产业环境,他很早就培育孩子的国际观,慢慢引导出兴趣,「接班是自然的事情,不是强迫而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