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2020-05-29

    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陈振川/台湾大学土木系名誉教授、唐奬敎育基金会执行长。

人有生老病死,桥梁及公共基础设施也有生老病死,只是人由上帝经父母所生,桥梁等则由政府机关订製採购,并由工程师(人类)设计施工完成。全世界各国家均有老旧公共建设危及安全,及老劣化而必须加强投入维修经费问题。人类平均寿命会因营养、健康衞生体系而异,惟也有其极限。

桥梁係由混凝土、钢筋、钢键及钢构等材料,依据工程规範设计及施工之人造工程物。依其使用材料特性及环境,也有生命週期之使用年限,在欧美日等国家规範皆有制定,以引入欧洲规範要求之高速铁路工程,其自民国88年啓动设计施工,其土建设施之设计年限便是100年。而我国的政府机关或工程师们常告诉大众说设施使用年限大约50年,但是,所依循设计之规範却没有明确条列要求。

甚至,很多工程师都以地震回归期及防洪设计频率之载重误充为使用年限。台湾未设置建设部来统筹各种设施之兴建及管理,而工程相关规範亦由各部会制定,例如桥梁属交通部、水利设施属于经济部、建筑物属内政部、农田水利及水保设施属农委会、环保署及教育部亦各有规定等。而其兴建及管理维护又分别由中央部会、各级地方政府、国营企业等兴建及维护管理。这些设施,在公共工程委员会极力要求各部会应该纳入公共设施生命週期管理,制定所管设施之使用年限。交通部终于在民国104年颁布公路桥梁设计规範,明订重要及必要之公路桥梁设计年限不小于100年;其他公路桥梁设计年限不小于50年。其后,并于其公路总局发包之重要淡江大桥工程规定设计年限120年。但是,其他各部会均无后续行动,令人遗憾。

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南方澳大桥断裂,充分警示分属管理之各机关本应该密切整合,善尽职责,才能使桥梁使用寿命能够达到设计使用年限。(图/国防部提供)

主管机关为何不敢制定使用年限?

工程设计

界定设计年限是「购买工程」的第一歩,使用20年,50年或100年,购买的价格当然不同,使用材料及品质目标也不一様。工程生命週期包括设计、施工、营运(使用)、管理维护及除役。在设计阶段,若是工程师未接获业主明确对设计年限之指示,如何能够去设计?就因循使用前人之设计方法?怎幺估算造价?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买方的业主又怎能确定他买到东西是符合价格及品质,令人怀疑。而且,设计时才能考虑后续之维护管理设施及提供重点维修之要项。

施工、营运及除役

在工程兴建阶段,施工厂商依设计如期如质施做。营运阶段应该确保荷载管制,以避免超载伤害结构体。另应依法规定期进行检测评估,并进行维修及必要之补强加固。及至最后之拆除再生利用。

以上积极作为,分属管理之各机关本应该密切整合,善尽职责,使桥梁使用寿命能够达到设计使用年限。而因,这种一条龙之整合管理常因各机关之本位主义,相互推卸责任,故从第一缐的设计负责机关就不敢界定使用年限,这也是宣示了未来相互推卸责任的开始,实在不宜。主管工程规模之各部会应儘速修法制定工程使用年限。

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长跨特殊桥梁也应在设计时即安置安全监测管理系统,于使用过程能够累积资讯,确认设计使用年限。(图/翻摄自Google map)

检测维修落实重要性

检测工作就如同对于人体之健康检查,体检之经费可因健检项目多寡及特殊性而费用相差数十倍。以桥梁为例,桥梁可依其功能及结构特殊性而区分为一般桥梁及特殊桥梁,其检测方法也有区隔,特殊桥梁应该进行重要项目之特殊检测(例如:水下基础,非破坏性检测等)。特殊桥梁之重要检测项目及频率也应该委託给设计公司一併提供。事涉公共安全及法律责任,检测人员也应该取得专业证照,并由工程顾问公司或技师事务所执行,就如同身体健检应由医师会同合格检验师从事。学术机构只应该在特殊专业检测提供技术协助,不宜接受委託执行桥梁检测业务。

人体有神经及皮肤感应体系,并能够反映病痛。构建智能监测系统才能提供管理人员之即时安全资讯,因此在特殊重要之混凝土大坝、长跨特殊桥梁也应在设计时即安置安全监测管理系统,于使用过程能够累积资讯,确认设计使用年限,回愦设计并确保长期安全,更可在未来进行设施延寿时提供重要资讯。可惜,目前工程设施设计未能有明确规定,各机关常为节省预算及管理之业务,而以最省事低标準方式应付了事。每次发生桥梁崩跨,政府就喊全面进行桥梁检测,现在的桥梁不是没有进行检测,只是没有编列预算深入落实。

有政府单位表示桥梁均已定期检测,目前没有「危桥」,那是看它对「危桥」的定义是什幺?为什幺还有桥梁瞬间崩塌发生。若是无法掌握关键技术问题,并能够以适当仪器设备检核及专业分析,就难发现问题,粉饰太平。就如同深度不足与经验能力不够的医师无法体检找出身体内藏之重疾。

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台湾进入公共建设高峰期后,对于第一阶段完工使用,平均高龄约44年之中山高国道全线的未来,政府如何面对?(图/记者季相儒摄)

台湾面临老旧公共设施管理危机

从民国60年十大建设推动,台湾进入一波波公共建设高峰期,重要水库完工已经30至60年,台北市各跨河大桥包括民权大桥37年及新生高架桥达36年,台湾交通命脉中山高速公路最关键之圆山桥约达42年。这些交通命脉均有难以交通替代及原地重建之困难,也都有长期变形太大而须监督改善。台湾遍布各地重要之桥梁、隧道公路、河川、大坝等公共设施均有「异地及现地替代性」困难而端视设施逐年老劣化问题,政府应该确实面对,重视老旧设施问题。对于第一阶段完工使用平均高龄约44年之中山高国道全线的未来,政府如何面对?日本也发现桥梁设施的维护管理是常被忽视的工作,民国53年东京奥运时抢建的首都高速公路己经老化,又是东京的交通命脉,维护整修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日本首都高速公路因应订定了基础建设长寿计划(行动计划)。中山高速公路及大台北地区之重要跨河及高架桥梁结构也应及早面对推动了。台湾进入高龄化社会,重要基础设施也进入高龄化,使用才21年宜兰县南方澳跨海桥梁的崩毁提醒政府要慎重面对此挑战

热门点阅》

►离岸风电在地化 国产能源不用怕

►闭锁公司的巧妙运用──公司法修正后的怪现象

►随时加入观点与讨论,给云论粉丝团按个讚!

●本文为读者投书,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云论》提供公民发声平台,欢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请点此投稿。

陈振川/重要公共设施进入高龄化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