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我自己这边:《残影》
2020-07-10

    

我站在我自己这边:《残影》

  「残影」──长时间专注在一种颜色影像下,当看到第二种颜色之时,便会接收到跟真实不同的颜色,脑海里留下了第一刻残余的影像 。

  Władysław Strzemiński对Afterimage的解释。

  《残影》的色彩表现非常强烈,甚至到了强迫观众直接的去思考背后含义的地步。

  Strzemiński在大学教授艺术史,对于艺术、色彩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第一个明白而直接的揭示时代背景的就是史达林的巨幅帆布被悬挂在Strzemiński居住的大楼外,一瞬间窗外透进来的光都被帆布的红给染色,这一幕我想是有经过调色的,整个画面就像被覆盖了红色玻璃纸的感觉,苏联统治渗透了整个波兰。Strzemiński用他的拐杖划破了这威权巨幕,代表着他后半生的不屈与波折。

我站在我自己这边:《残影》

  在苏联的统治下,无论是诗人或是画家以及各种艺术表现的职业都应为政治服务,应该宣传着马列思想,艺术的表现只能是社会主义的写实主义,然而Strzemiński对艺术有着不同的解释,我们不能说他的创作是与政治分离的,剧中他的诗人好友尤里拉说道:「你的创作总是显示时代演变。」,所以Strzemiński的画当然不是单单的形式主义而已,他有着一个十分坚固的中心思想支撑他绘出他认为的艺术。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Strzemiński因为「政治不正确」而被赶出学校,学校的课被停开,所幸还有一群支持他的学生,当他们簇拥着教授要回他家听讲时,列宁的塑像从后方被搬运而过……。

  「得罪当局」的下场显然不是逐出学校而已,Strzemiński是这所学校的创始教授,也是波兰设计师与艺术家公会的创始会员,但他的会员证被停用了,他不再是「被认可的」艺术家,无法合法参与艺术工作,甚至无法买颜料。

  片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角色,Strzemiński的女儿,她在美术馆仔细端详父亲的作品,与其说敬重,不如说好奇或陌生,我认为她其实并不了解她的父亲,不了解他的双亲之间,不了解他时常叼在嘴里的菸。她在Strzemiński的房里背诵充满共产思想与个人崇拜的句子,她穿着大红色的外套,她兴奋的举着象徵苏联的红旗。

  她如同多数的孩子一般,也许不了解这个国家发生了什幺,就已步入历史的岔路。而Strzemiński对她也并非不关心的,但他似乎也不太知道该如何表现,也许在画家的世界里,画笔比唇齿能表现的更多。

我站在我自己这边:《残影》

  Strzemiński在片中有句话:「这只是历史的阵风。」苏维埃开始控制波兰不过是二战后的事而已,他却好似已经望见了苏联崩解的那一日。导演将Strzemiński的死拍摄得非常美,如同他的画。

  Strzemiński在帮模特儿批上布时重心不稳,拉扯着那些被线绳钓着的模特儿,如同费尽所有力气,是想拉起自己,还是想帮助他们摆脱束缚?那些橱窗里的模特被有形的线控制,窗外行走的人们呢?是不是被束缚而不自知。最后,Strzemiński倒卧在断掉的模特儿像中,一只与身体分离的手在他上方左右左右的摆荡着,像是与世界告别。

  《残影》是华依达的遗作,我觉得艺术价值非常高,里头的色彩美学即使不是学艺术的人都该去感受看看,虽然Strzemiński在讲课时会提到一些较为专业的的知识,可能听不太懂,但也可以体会看看为什幺他的学生会如此崇拜并跟随他。

  台湾某些人提倡着「XX归XX,政治归政治」的言论,然而不论文学或绘画,乃至各种艺术表现手法,他们可以是纯然的,也可以是带有各种深层隐喻的,因为创作他们的是「人」,带有丰沛情感与思想的人。

  艺术的世界,没有所谓政治正确。诠释是主观的,是选择过的,一如政府官员问Strzemiński是站在哪一边时,他回答:「我自己这边。」

  台湾很少有波兰电影可以看,不论是对苏联、波兰、艺术、历史有兴趣的人,都可以来看看这部片。这部片有些沉重,如同Strzemiński对艺术的执着,如同它的美。

电影资讯

《残影》(Afterimage/Powidoki)-Andrzej Wajda,2018 [台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